4年抑郁、10年低迷「香港最后一个少女」杀回来了!

当她在台上散掉头发、将受过重伤的膝盖用力跪下的一刻,我们看到了对舞台依旧热爱的薛凯琪。

播出当天,#薛凯琪 蛊#的词条瞬间冲上热搜,她绝佳的舞台表现力,让我们惊喜地看见:

浪姐初登场,40岁的她一个公主般的回眸,满眼仍是娇羞的少女情怀。穿着公主裙、梳着公主头,却毫不违和,连路过的空气都是甜的。

和姐姐们互动日常,不是在撒娇,就是在抛媚眼,还不忘get赵梦同款发型,来场模仿秀。

03年,脸上还挂着婴儿肥的薛凯琪出道了。圆幼娇俏的脸型和五官,笑起来弯弯的眉眼、微纵的鼻子,生动可爱。

第一支单曲《奇洛李维斯回信》,她是整日奇思妙想的追星少女,幻想自己对偶像的崇拜会得到回应:「天天写,封封写满600句的我爱你」。

并非专业出身的薛凯琪,在竞争激烈的香港娱乐圈,意外地以甜美和少女感,俘获了大量路人缘。

凭借标志性的娃娃脸和清甜的嗓音,很快被大众熟知,就连金牌作词人黄伟文也对她万分钟爱。

人们都说,黄伟文把「空灵」送给了王菲,把「勇敢」送给了杨千嬅,把「怀念」送给了陈奕迅,把「甜美」送给了薛凯琪。

当杨千嬅唱着「我没有温柔,唯独有这点英勇」时,薛凯琪在《南瓜车》里感叹少女逝去的校园爱情:

23岁出道的薛凯琪,只需纯真美好地「抬头望星空发梦」,浅唱着少女的缱绻心事,就可以轻松赢得人们的喜爱。

她的声音,正如大张伟曾在《蒙面唱将》里形容过的:是女性的声音,是感觉被拥抱了的声音。

在粤语歌坛快速衰落的时代,薛凯琪的《慕容雪》、《男孩像你》,依然在我们青春记忆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
当婴儿肥腿去,薛凯琪身上甜与媚兼具的特殊质感,愈发清晰。素颜清新娇俏,浓妆美艳撩人,是b站公认的「纯欲鼻祖」。

也是化身剧版《画皮》里,睁着无辜双眼、一句「姐姐今天刚做人」,就魅惑到极致的狐妖小唯。

在薛凯琪之后,港圈再也没有出过甜妹风的女星,她也因此被媒体称作「香港最后一个少女」。

但谁也没想到,出道近20年的薛凯琪,竟然还能保持少女的状态——这不单单只是冻龄的外表;她的少女感,是毫不费力的梨涡浅笑、眼神上翘,是40岁依旧可以大大方方撒娇、调皮、玩闹的真诚随性。

少女感,与其说是对青春永固的执念,不如说,是内心始终保持澄澈、持续滚烫的能力。

是从眼角眉梢流露出的自洽与活力。而这种能力,是岁月和地心引力无法阻挡的。也许,若干年后,70岁的薛凯琪,依旧可以说:

很少有人知道,眼前这个笑容甜美的薛凯琪,十年前,是如何从死亡边缘熬过来的。

长达4年的抑郁症、父母离婚、父亲重病,人生最糟糕的事,都集中在30而立的年纪。

2008 年,正在拍摄电影《人间喜剧》的薛凯琪,开始出现失眠、厌食、精神恍惚的症状。

「每天吃半个杯面就饱了,再吃,我就吐了」,整个人一度暴瘦到70斤。每晚收工回酒店,脑子里只有唯一一个念头:拍完这部电影,就去死。

出道即爆红,金像奖最佳新人、最佳女主提名,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幸运。但对年轻时的薛凯琪来说,红,并不快乐。

狗仔队没日没夜地跟踪、偷拍,令她身心俱疲,没有半点私人空间,心理状况越来越不稳定。终于在入行的第五个年头,击溃了她。

尽管痛苦到需要每晚吃三种安眠药,才能勉强睡几小时,薛凯琪还是咬牙坚持完成了《人间喜剧》的拍摄。因为她需要这份工作——父亲重病欠下巨债、家中还有三套房贷等着她还。

她不止一次的割腕,「割完好像舒服点」,甚至试过用红酒送安眠药自杀。在最难熬的一晚,她给知己方大同打去了一通电话,好在,他接了,并及时制止了她。

那段时间,薛凯琪的绘画风格也异常阴郁。一个在地狱里苦苦挣扎的灵魂,正在努力自救。

自小就爱看电影的薛凯琪,从一部部影片中攫取着力量和希望,不断给自己加油打气。

康复后,薛凯琪大方公开了自己的患病经历,因为她让更多有同样困扰的人知道:

与此同时,她的歌唱水准也没落下。时不时地在《蒙面歌王》和《乐队的夏天》等综艺里出现,一开嗓,还是那么惊艳。

对早就喜欢薛凯琪的人来说,能够看到40岁的薛凯琪还在甜甜地笑着、在舞台上奉献着纯粹的激情,是一种「失而复得」的幸福。

这个世界上,我们不该让任何一个人去可怜我们,我们得自己站起来努力,对不对?

曾经的薛凯琪,不爱被访问、厌恶被偷拍,觉得媒体束缚她了自由,如今她自信而笃定:我有能力,驾驭所有的新闻和压力。

人怎么可能只做自己喜欢的事?everything comes in a big package,包裹里面有你喜欢的和不喜欢的。你足够爱一份工作,就可以包容一切。

她将对演戏和唱歌的热爱,调拨回童年时期最纯粹的状态,只关注作品和艺术本身。

曾经的薛凯琪,会因为在台上唱错一个字,就在后台痛哭。如今她早已不再钻牛角尖,因为人生就是这样子,你没法常常赢。

就连初舞台也坚定地选择演唱哥哥的《今生今世》,尽管这样舒缓深情的歌曲在竞技舞台上并不吃香,但她很坚定:「哪怕被淘汰,我也知足了」。

在粤语衰败的时代唱粤语,在「姐姐」盛行的今天坚持做甜妹,在万众瞩目、最适合放杀手锏的初舞台,选择一首最不燃,却是她心底最珍视的歌。

会主动转发点赞粉丝画的画、炫耀粉丝给自己写的信,劝她们不要乱花钱买礼物,把钱留着孝顺父母、帮助他人。

40岁,也可以不那么飒和酷,也可以不满脸写着征服欲,我们依旧可以甜美、少女、期待爱情,做自己喜欢的better me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